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新闻 > 正文

湖南女生校内溺亡,校方称家属索赔200万

 作者: 来源:每日人物 发布时间:2018/11/16 10:19:56 字体大小:

近日,有网友发布微博称,其妹妹谢桂萍在湖南信息学院校内溺水身亡,死因不明,学校意图封锁消息,推脱责任,导致家人无法了解实情。11月10日,湖南信息学院官方微博发布通报回应谢桂萍溺水死亡事件。

通报称,死者谢桂萍系因恋爱纠纷导致情绪过激跳水身亡,学校不承担民事责任,会给予人道主义赔偿,并提及谢桂萍家属调解过程中擅自离场,向学校索要200万赔偿金,“校闹”等行为。

湖南信息学院官微通报

11月13日,谢桂萍的哥哥谢杰雄告诉每日人物,警方目前没有立案,“只是初步排除他杀可能,由刑事案件转变为民事案件。”

“我们家属一直要求查明死因,还原真相。”谢桂萍舅舅刘培奇告诉每日人物,警方对于死者手机的去向前后说法不一致。除此,家属始终联系不到唯一的目击证人谢桂萍男友李向阳、打捞人员、报警同学等知情者。

对于引起争议的200万赔偿金,双方说法不一致。湖南信息学院党委副书记姜佐澧告诉每日人物,“我们进行了三次正式谈判,从开始到最后家属多次提出要两百万。对此,刘培奇则表示他是在私下谈判的时候情急之下说出的。

对校方通报里出现的“校闹”行为,刘培奇承认该说法,谢桂萍父亲和其他亲属情急之下做出这种行为,原因在于“家属至今未接到当地警方的书面结论和支持死因的证据,我们多次跟学校领导和警察提出见知情者,但一直没有成功。”刘培奇还提及,家属的“校闹”是受到学校工作人员的怂恿,“不闹学校不会重视的”。

目前,谢桂萍的尸体仍停太平间。11月14日,每日人物联系长沙县公安局询问案情进展,对方表示不便透露。

溺亡现场唯一目击证人是死者男友,警方称,初步判断排除他杀

11月3日,湖南信息学院会计专业2017级的女生谢桂萍更新了最后一条朋友圈动态:“恭喜IG痛失亚军”。

“她告诉我男朋友李向阳对她很好,送了很多她喜欢的东西作为生日礼物。”谢桂萍和高中同学的最后一次聊天记录停留在10月17日。十几天前,谢桂萍刚过完18岁生日。

“不会是自杀的,她就不是那种人。”谢桂萍的多位朋友都表示她一直性格开朗,积极向上,没有偏激情绪,也没有自杀倾向。“谢桂萍性格开朗,工作负责,我没有看到过她有极端情绪的情况。”其班主任也称。

谢杰雄回忆妹妹道,“她非常开朗乐观,坚持跑步瘦了十几斤,在学生会工作,帮学校招生,暑假兼职赚钱。她想考教师资格证,之后在家里多陪陪父母。”

谢桂萍照片 / 受访者供图

11月4日晚上19:30左右,谢桂萍在湖南信息学院校内毛塘湖溺水身亡。晚上21:30,在湖南郴州的家人接到电话,得知谢桂萍落水身亡的消息,谢桂萍舅舅刘培奇向长沙县公安局确认消息属实。

“最晚到19:40,我外甥女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但是直到21:30才通知家人,这一段时间校方在干什么?”刘培奇向每日人物说道。

事后,湖南信息学院党委副书记姜佐澧回应家属称,“按照法律上的要求,两小时之后联系家属没有什么过错,我们是经过抢救施救之后才联系的家属。”但这解释,谢家人并不认同。

11月5日凌晨,谢先生一家人赶到湖南信息学院。刘培奇告诉每日人物,家属到达之后要求看谢桂萍的情况,因为没有公安机关办理的手续,他们没能立刻见到停留在长沙市第八医院太平间的谢桂萍。

5日下午,谢桂萍家人去到长沙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二楼,安沙镇派出所的贺所长和刑侦大队的警察对他们进行口头警情通报。刘培奇向每日人物表示:“警方说没有监控,没有其他目击证人,现有证据无法证明是刑事案件,以谢桂萍男友李向阳的口供来初步判断,排除他杀可能性。”

派出所的一位警察向刘培奇转述李向阳的说法:谢桂萍要把织的围巾送给李向阳,李向阳当时正在打游戏,谈话过程中他们发生了纠纷,有人提出分手,谢桂萍第一次要跳湖被李向阳制止,等李向阳转身后,谢桂萍第二次跳下去,李向阳随后也跟着跳下去,李向阳先被救上来,过了一会儿谢桂萍才被救上来。”

“我们希望警方立案调查清楚,当时只有两个人,没有第三方目击证人,他说的话是否可信?当时两个人还在吵架,有没有可能是推下去的情况?而且事发当晚毛塘湖上面在举办大型活动,怎么可能没有人看到。”刘培奇对此提出质疑。

据了解,谢桂萍与男友李向阳已经恋爱一年,谢桂萍还去过李向阳家中。谢桂萍的朋友表示:“他们平时相处得挺好的,但吵架的时候好像也比较严重。”

不过,对谢桂萍的这场恋爱,家人称不知情。

湖南信息学院毛塘湖 / 图片源于网络

家属称联系不到知情者,死者手机不知去向,警方说法前后不一致

刘培奇向每日人物转述了警方的说法:“李向阳也是被救上来的,他现在有严重的心理障碍,死者家属近期不要跟他见面。他不愿意我们不能强求。”

刘培奇称,他多次向警方和校方要求与李向阳、谢桂萍闺蜜、打捞人员、报警同学等知情人见面了解情况,始终没有与他们取得联系。

“警方口头通报之后把现场人员都放掉了,校内把消息进行了封锁,所有现场人员我们都联系不到,给李向阳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谢杰雄说道。

姜佐澧则表示学校并没有封锁消息,不存在联系不上人员的情况。“学生出了这个事情大家都很悲痛,但我们这边也没有藏着掖着,谢桂萍的男友我不太了解。”谢桂萍的班主任称。

在寻求真相无果的情况下,谢杰雄将妹妹的死讯发布在微博上,并征集现场发生的线索。

之后,谢杰雄收到了自称是知情人私信发来图片和信息。其中一位目击者表示,谢桂萍救上岸时,腿还能够蹬,手机插在裤子的右边口袋里,当时救护车已经到场。

救援现场 / 受访者供图

刘培奇向每日人物表示,警方对于谢桂萍手机去向的说法前后不一致。“第一天问的时候警方说手机在尸体那里,第二天又说手机在辅导员或者班主任那里,我们找去的时候,校方又说在警察那里,最终我们也没有拿到手机。而且所有的遗物我们都没见到。”

谢桂萍的一位不愿具名的朋友告诉每日人物,她的qq空间设置不知道被谁更改了,留言和动态都变成了仅仅展示最近三天可见。”

每日人物通过各种方式联系李向阳,对方始终没有回应。

家属承认“校闹”行为属实,死者尸体仍停留在太平间

11月6日上午,刘培奇向安沙镇派出所副所长提出要求检查尸体。

“尸体额头有擦伤,手背上有两道伤痕,其他部位比较完好。法医说是溺水而亡,没有出具书面报告。”刘培奇称。

11月6日下午、8日上午、9日下午,在当地政府部门的组织下谢桂萍家人和校方领导分别进行了三次正式谈判调解,参与调解的还有长沙县安沙镇政府维稳办和矛盾调解委员会的相关人员。

刘培奇描述当时谈判情形,“第一次谈判时学校说从法律上和情理上他们都没有责任,但会进行人道主义赔偿,后来每次谈判校方都会引导我们往处理后事和价钱方面谈,但是我们的诉求是想要了解事实真相。”

湖南信息学院党委副书记姜佐澧称:“我们进行了三次正式谈判,从开始到最后家属多次提出要两百万。”

对此说法,谢家人并不认同。刘培奇解释,“因为在当地等待结果和谈判耗费的时间太长,我姐夫的身体承受不了,所以我们只在第三次谈判的时候提前走了。”

而对于引起争议的200万赔偿金,家属和校方的说法也有不同。刘培奇表示200万并不是在正式谈判时提到的,而是正式谈判前一晚上。“在11月5日晚上与湖南信息学院的工会主席赵景春私下谈判的过程中提到的。他说你开个价钱吧,我说那200万你们给的起吗?”刘培奇说道。

11月13日,每日人物联系了赵景春求证该说法,对方接通后被挂断电话。截至发稿前未有回应。

对学校通报里出现的“校闹”行为,刘培奇承认家属确实存在。

“家属至今未接到当地警方的书面结论和支持死因的证据,我们多次跟学校领导和警察提出,要求见知情者,但一直没有成功。我们获得的信息不对称,对于死因的知情权没有任何保障,谢桂萍父亲和其他亲属情急之下做出这种行为。” 刘培奇进一步解释称。

不过,在刘培奇看来,这校闹背后是调解时受到学校工作人员的怂恿。刘培奇称,“他们提出了让我们闹一闹,不闹学校是不会重视的。但当天家属还没到校门口就被老师和学生堵住了。”对此说法,每日人物尚未证实到。

据了解,目前谢桂萍的尸体仍停留在长沙市第八医院的太平间,警方没有告诉家属下一步该如何处理。

11月14日,每日人物联系长沙县公安局询问案情进展,对方表示不便透露。

来源:每日人物

信源地址:/html/shownews.aspx          
分享1
版权声明
?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